薄绯

填坑,随缘

【秀零】——《赤红色》二

*组织已毁灭
*降谷零单方面性转
*ooc必须有
*是个久违的坑,突然想起来了
*脑洞无限大,就是不想写(勿打)
上一篇👉http://bourbonryesockets.lofter.com/post/1e451ba7_11558698

  降谷零也端正了姿态,现在是公事,她知道公办。
  “这次的贩毒集团其实并没有难办到要你们公安和我们FBI出手,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。”
  赤井秀一反问道。
  “报告书里说的很模糊,只是说明了集团中似乎有一个头目很难搞。”降谷零轻皱眉头,的确,赤井秀一所说的她不是没疑惑过。只不过最近她太烦躁了,没有细想。这又突然被赤井秀一提起,让她不得不重视起来。
  赤井秀一眉头紧皱,眼里寒光迸发。
  “能够让我们出手的麻烦人物能有多少?”说完也不等降谷零回答,“不过他还活着,这也算是意料之中的事了。”
  降谷零不笨,相反她很聪明,不然,也不会以男性的姿态在组织里生存了五年之久。
  所以几乎是下意识的,她就知道了。
  “你是说他?!”
  “没错,就是他—琴酒。”
  当初组织毁灭,余党全部被清扫干净。贝尔摩德在降谷零的保释下离开了日本,继续当她的大明星去了。
  只有琴酒,下落不明。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。
  现在,他居然出现在了跨国的贩毒集团里。
  难不成,他是想东山再起?
  赤井秀一看着降谷零慢慢冷下来的面庞,知道她已经明白了事态的严重性。既然如此,也应该不会再在意他的存在了吧。
  赤井秀一把手伸进裤口袋,打算抽根烟,却注意到这里似乎是禁烟的,无奈之下又把手拿了出来。
  “这里禁烟,想要抽烟的话,往里走,里面有吸烟区。”降谷零突然说道,只是目光没有从资料上移开。
  赤井秀一愣了一会,然后似乎是浅笑了一声,“我知道了,我会抽的时间长一些,你如果还有事的话就不用等我了,账我已经付过了。”
  “就算你回来了,我也不会等你的。”降谷零没好气道。
  赤井秀一也没再说什么,起身离开座位往吸烟区走去。
  待他走后,降谷零连忙拍了拍自己的脸。
  自己的脸在发热,这不用她照镜子都清楚的很。
  她这是怎么了?平时跟赤井秀一说话时也没有这样的情况啊?今天,不,最近几天她是怎么了啊。
  降谷零狠狠的再次拍了拍脸,想让自己清醒过来。然后深吸了一口气,将桌上属于自己的东西都收拾好后,看了一眼吸烟区的方向,哼了一声,离开了。
  赤井秀一在那门后看着降谷零离开,嘴角的笑意愈发的浓郁。
  降谷零开着自己的马自达,停在了米花町五丁目39番地。
  她来拜访一下老朋友。
  推开波洛咖啡店的门,降谷零环顾着这很是熟悉的地方,毕竟是“他”在这工作过的地方,还是有些感情的。
  但这,应该不是属于她的吧?
  安室透,是个好人呢,会做三明治,会和店里的每个人打好关系,会做许多她不会的事。
  沉浸在回忆里的降谷零没有发现自己停在了门口处,不过还好,店里基本没什么人,温和的女声把她拉回了现实。
  “欢迎光临,小姐,请问需要点什么?”
  是榎本梓。
  “请给我一杯黑咖啡,不加奶不加糖,谢谢。”
  好久不见,降谷零在心中说道。
  “好的,请到这边稍作休息,一会就好。”
  降谷零在榎本梓的带领下坐到了窗边的位置,她静静的看着店里的一切,然后重重地叹了口气。
  这是最后一次了,降谷零在心里对自己说道,过去的已经过去,你要做的是把自己做好。
  突然的,外面下起了小雨,降谷零被雨声吸引,透过窗户看着雨滴一滴一滴的落下,又或者打在玻璃上。
  街道上多起了打着伞的行人,他们穿梭在雨中,向着目的地前行。
  那她呢,她的目的地又是哪里?
  “叮铃——”波洛的门被推开,降谷零没有在意,她以为是哪个躲雨的人,直到那人在她对面的位置坐下。
  抬头,看见来者后降谷零笑了。
  “我以为你会再过一段时间才会来找我呢,毕竟这件事那么麻烦。”
  “怎么会,这么重要的事情,我当然是放在第一位。”
  那人说着,把一份文件夹递到了降谷零面前。
  降谷零拿起来简单翻了几页,嘴角再次上扬,“真不愧是你,怪盗基德。不,是黑羽快斗才对。”

评论(1)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