薄绯

填坑,随缘

【秀零】————《赤红色》(四)

避雷↓
*组织已毁灭
*降谷零单方面性转
*ooc属于我

正文↓

秀零
  那人放下手中的报纸,把嘴中的烟掐灭,似笑非笑的看着黑羽快斗。
  “查的很清楚啊,小子。”赤井秀一品了口咖啡。
  “那是,怪盗基德的名声可不是白叫的。”黑羽快斗以为他在说自己查到了他的名字,让他很意外。
  赤井秀一当然知道他误解了,但也没戳破,只是放下咖啡杯,双手交叉抵住下巴。
  “关于那三人的资料,你还有更详细的吧。”
  句号,肯定句。
  “呵,所以呢?就算我有,也跟你没关系吧?”
  虽然他没有降谷零那样的仇视FBI,但这不代表他就要无条件的协助他们。
  两人就隔着两张桌子,气氛很是微妙。
  “我想你误会了。”片刻,赤井秀一开口道,“我并没有敌意,相反,我跟她是同一阵营的。”
  她便是降谷零。
  “谁知道呢,看她刚才的样子,好像跟你有着深仇大恨。”黑羽快斗笑道,从包里拿出了跟之前完全不同的深蓝色文件,把它扔给了赤井秀一。
  “本来是打算自己留着的,不过既然你都知道了,给你也无妨。”黑羽快斗耸耸肩,打算起身离开。
  赤井秀一跟他同时站起来,扬了扬文件,“谢了,欠你个人情。”
  黑羽快斗连忙摆手,“可别,五天后见。”说完就离开了。
  赤井秀一就在原地,看着手中的文件,嘴角若有若无的上扬。
  零,你跑不掉的。
  ·
  三天后,降谷零身穿一身黑衣,手里拿着一支白色不知名的花,出现在了一栋大楼的顶楼。
  她想她应该永远都不会忘记这里,苏格兰去世的地方。降谷零靠着栏杆,坐在地上把花放在身旁,抬头望着天空。
  天很蓝,云很白,可她的心情却不是那么美好。
  “苏格兰,你说我后天会成功吗?”降谷零自言自语道,“等这次任务结束后,我会把大家给都祭拜一遍的。我希望,这是最后一次了。”
  说完,降谷零拍拍衣服,起身离开。
  空荡的楼顶好像从未有人出现过,只有那一支白色的花被风轻轻吹动,诉说着未知的回应。
  ·
  两天后,加利号轮船出海。
  因为怪盗基德的预告函,轮船上多出了很多警察,中森警官因为是怪盗基德的缘故,干劲十足。而他的女儿,也在这其中。
  就如降谷零所说,黑羽快斗化妆成了中森青子的样子。的确很大胆,但同样也很精明。
  降谷零看着跟中森警官在一起说笑的“青子”,勾了勾唇角。
  “大人。”这时后面突然有人叫她。
  “什么事?”
  “一切准备妥当了,随时能够开船。”
  “知道了,我先上去,你在这守到最后。”
  “是。”
  人群之中,有个人伸手压低了帽子,加快了上船的步伐。降谷零看见那个人,不动声色的跟在他后面。
  那人上了船,似乎是知道后面有人跟着他似的,直接走到了船上没人的角落里。
  船上的警察都在维持旅客上船的秩序,又或者在排查怪盗基德,这个小角落里倒是没人。
  “咱们明人不说暗话,你来干什么?赤井秀一。”

随缘。

【秀零】————《赤红色》(三)

※组织已毁灭
※降谷零单方面性转
※ooc属于我
※对话超级多
时隔半年的再次连载,前篇戳主页
OK的话↓

  黑羽快斗勾起唇角,笑道:“我再怎么厉害,也猜想不到曾经组织的得力干部,居然会是女性。”
  “很意外?”降谷零将目光从手中的资料转移到黑羽快斗的脸庞上。
  这个男孩,虽然只是高中生,但同样背负了很多。降谷零想着,要不要去跟中森警官打个招呼?就说怪盗基德似乎把目标转向了他女儿?
  嗯,可以考虑。
  黑羽快斗看着她,突然打了个冷颤。
  “的确很意外,但意外归意外,你让我做的事情我可不会推脱。”
  “我知道,麻烦你了。”
  “这倒不会,因为那里也有我想要的东西。”黑羽快斗神秘一笑,压低了声音,“五天后出海的那艘轮船上会有一场珠宝展览。”
  五天后会有一艘出海的轮船,根据情报所说,很有可能会是那个贩毒集团最近最大的一次出手,所以所谓的珠宝展览也怕是幌子吧。
  降谷零马上就明白了,怪盗基德这是要出手了吧,也就是说,那珠宝展览中会有真正的珠宝。不过这告诉她做什么?追捕怪盗不在她的管辖范围内。
  “我给你的三个人资料中,有一个人是珠宝展览的主管。”
  呵,这是让她在工作的同时帮他一把啊。
  降谷零笑了笑,“你怎么知道,我一定会选择这个人?而且你呢,又是跟着小女友一起混进去吗?”
  听到这个,黑羽快斗有些无语,“青子说那几天她跟毛利家的那个约好了,没空去,估计是工藤那家伙的手笔。”
  “工藤新一吗?我看是赤井那家伙怂恿的吧?!哼!”降谷零俏脸一寒,面色不悦。
  “具体是谁我们就不要再讨论这个话题了吧,还是来看看你准备选择哪个人伪装吧。还有五天,准备的事就不用我多说了吧。”黑羽快斗干笑道,连忙转移了话题。
  降谷零脸色好了一点,再次看向手中的资料。里面有三个人,分别是:小野田辅、北海昴和铃达丽子。小野是名看起来比较消瘦的男子,北海则巧好相反,体型圆润。而铃达则是一名风韵犹存的美妇。
  就单论体型来说,北海和铃达绝对是首选,但要论他们手中的所掌握的实权来看,小野的权利最大,其次是铃达。而北海,则是珠宝展览的管理者。三个人各有各的管辖区域,若真要选一个,还真是不好选择。
  看她看的入迷,黑羽快斗继续道:“这三人在开船前都会有一次的下船,但时间不同。”黑羽快斗指着其中的照片,“就比如这个铃达丽子,她后天一大早就要下船,而小野田辅,则会在开船前几个小时下船。他们下船的目的是什么我没查到,但如果你要下手的话要尽快。”
  “想的真周到啊,不过你要伪装成谁呢?”降谷零笑道。
  “这个嘛,我还是老规矩,你就不用担心了。”
  “好吧,资料我收下了,五天后见吧。”降谷零把资料装好,起身就要离开,而这时,外面的雨也停了。
  “哦,对了还有。”降谷零突然说道。
  “嗯?”
  “如果可以的话,我当然很乐意帮你一把,但前提是,中森警官不知道他女儿不会出现在轮船上。”降谷零笑笑,摆摆手。
  “走了。”
  “真是,早知道就不告诉她了。”黑羽快斗无奈的一笑,然后对着刚才降谷零做的位置背对的那人神秘一笑。
  “她都走了,不用再装了吧?我记得,你的真名好像是叫……赤井秀一?”

TBC

我是个废人_(:з」∠)_

忘了说工藤新一已经变回来了,要是还有什么我忘了的我再补充。

话说这章赤井根本就没出场,打tag好心虚

【秀零】——《赤红色》二

*组织已毁灭
*降谷零单方面性转
*ooc必须有
*是个久违的坑,突然想起来了
*脑洞无限大,就是不想写(勿打)
上一篇👉http://bourbonryesockets.lofter.com/post/1e451ba7_11558698

  降谷零也端正了姿态,现在是公事,她知道公办。
  “这次的贩毒集团其实并没有难办到要你们公安和我们FBI出手,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。”
  赤井秀一反问道。
  “报告书里说的很模糊,只是说明了集团中似乎有一个头目很难搞。”降谷零轻皱眉头,的确,赤井秀一所说的她不是没疑惑过。只不过最近她太烦躁了,没有细想。这又突然被赤井秀一提起,让她不得不重视起来。
  赤井秀一眉头紧皱,眼里寒光迸发。
  “能够让我们出手的麻烦人物能有多少?”说完也不等降谷零回答,“不过他还活着,这也算是意料之中的事了。”
  降谷零不笨,相反她很聪明,不然,也不会以男性的姿态在组织里生存了五年之久。
  所以几乎是下意识的,她就知道了。
  “你是说他?!”
  “没错,就是他—琴酒。”
  当初组织毁灭,余党全部被清扫干净。贝尔摩德在降谷零的保释下离开了日本,继续当她的大明星去了。
  只有琴酒,下落不明。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。
  现在,他居然出现在了跨国的贩毒集团里。
  难不成,他是想东山再起?
  赤井秀一看着降谷零慢慢冷下来的面庞,知道她已经明白了事态的严重性。既然如此,也应该不会再在意他的存在了吧。
  赤井秀一把手伸进裤口袋,打算抽根烟,却注意到这里似乎是禁烟的,无奈之下又把手拿了出来。
  “这里禁烟,想要抽烟的话,往里走,里面有吸烟区。”降谷零突然说道,只是目光没有从资料上移开。
  赤井秀一愣了一会,然后似乎是浅笑了一声,“我知道了,我会抽的时间长一些,你如果还有事的话就不用等我了,账我已经付过了。”
  “就算你回来了,我也不会等你的。”降谷零没好气道。
  赤井秀一也没再说什么,起身离开座位往吸烟区走去。
  待他走后,降谷零连忙拍了拍自己的脸。
  自己的脸在发热,这不用她照镜子都清楚的很。
  她这是怎么了?平时跟赤井秀一说话时也没有这样的情况啊?今天,不,最近几天她是怎么了啊。
  降谷零狠狠的再次拍了拍脸,想让自己清醒过来。然后深吸了一口气,将桌上属于自己的东西都收拾好后,看了一眼吸烟区的方向,哼了一声,离开了。
  赤井秀一在那门后看着降谷零离开,嘴角的笑意愈发的浓郁。
  降谷零开着自己的马自达,停在了米花町五丁目39番地。
  她来拜访一下老朋友。
  推开波洛咖啡店的门,降谷零环顾着这很是熟悉的地方,毕竟是“他”在这工作过的地方,还是有些感情的。
  但这,应该不是属于她的吧?
  安室透,是个好人呢,会做三明治,会和店里的每个人打好关系,会做许多她不会的事。
  沉浸在回忆里的降谷零没有发现自己停在了门口处,不过还好,店里基本没什么人,温和的女声把她拉回了现实。
  “欢迎光临,小姐,请问需要点什么?”
  是榎本梓。
  “请给我一杯黑咖啡,不加奶不加糖,谢谢。”
  好久不见,降谷零在心中说道。
  “好的,请到这边稍作休息,一会就好。”
  降谷零在榎本梓的带领下坐到了窗边的位置,她静静的看着店里的一切,然后重重地叹了口气。
  这是最后一次了,降谷零在心里对自己说道,过去的已经过去,你要做的是把自己做好。
  突然的,外面下起了小雨,降谷零被雨声吸引,透过窗户看着雨滴一滴一滴的落下,又或者打在玻璃上。
  街道上多起了打着伞的行人,他们穿梭在雨中,向着目的地前行。
  那她呢,她的目的地又是哪里?
  “叮铃——”波洛的门被推开,降谷零没有在意,她以为是哪个躲雨的人,直到那人在她对面的位置坐下。
  抬头,看见来者后降谷零笑了。
  “我以为你会再过一段时间才会来找我呢,毕竟这件事那么麻烦。”
  “怎么会,这么重要的事情,我当然是放在第一位。”
  那人说着,把一份文件夹递到了降谷零面前。
  降谷零拿起来简单翻了几页,嘴角再次上扬,“真不愧是你,怪盗基德。不,是黑羽快斗才对。”

【秀零】——《赤红色》一

   组织已毁灭
   降古零单方面性转
   私设很多
  降谷零在组织里是伪装成男性的波本,类似于贝尔摩德的易容术与变声
   这是个坑,能不能继续还待观察
   接受以上设定,可继续往下阅读
   ·
   ·
   ·
   降谷零现在很苦恼。自从组织毁灭后,她也解除了伪装,从男性的安室透——也就是波本,变回了女性的降谷零。
  她知道这个变化很大,可她的部下都是知道这件事的。既然如此,为什么她第一天正式上班工作坐在办公桌前时,周围无数的目光集中在她身上是要闹哪样啊?这个变化真的难以让人接受吗?
  事实是——真的难以让人接受。就连她的上司都特地把她叫过去盯了老一会,最后说了句:降古,差点认不出你来了。
  什么叫认不出来了?降谷零无语,在休息期间去到洗手间里照镜子。她没有随身带着镜子的习惯,这也是伪装成男性时所养成的。伪装了五年,为的不就是让那个组织彻底毁灭吗?一切都是值得的,周围的人不习惯只是暂时的,总有一天会习惯的,女性的降谷零。
  潜伏的五年里,她对外变回来的次数一只手五个手指头都能数过来,在警视厅里时也没有卸下伪装,所以同事部下的反常都是正常反应,正常反应,不是对她有什么意见。
  降谷零在洗手台抹了把脸,抬头看镜子。
  镜子里的她有着淡金色的中长发,浅紫灰色的瞳孔。不同于波本的黑色皮肤,而是有些过于白皙的肤色,说是带点病态感都不为过,因为她的皮肤长时间不接触阳光,这也是正常的。
  既然都是正常的,那为什么她还是有种融不进去集体的感觉啊?!
  降谷零在内心咆哮,心情久久不能平静。

  好不容易调整好心情状态的降谷零回到办公室,部下风见递过来的一份文书让她差一点把调整好的状态抛到一边去,对着风见咆哮。
  但想到还要与部下们打好关系,所以还是强忍着下来了。
  降谷零强忍着把手中文件扔出去的念头,翻看了起来。文件里主要写的就是因为最近的新事件,那个跨国的贩毒案,要他们公安和美国的FBI合作一起解决事件。
  如果只是这样还没什么,最主要的是文件里FBI那方与她合作的人居然是赤井秀一?!这是为什么?!
  自从组织毁灭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,他也在组织毁灭的那瞬间知道了她的身份。
  降谷零深吸一口气,讲文件合上。她对面的风见推了推眼镜,有些担忧道:“如果降古小姐不愿意的话,我可以向上头请示一下,请他更改一下两方的合作人。”
  “不用了,我没事的。”降谷零摆摆手,表示自己没事。
  “······那好吧。”风见还想说什么,可是看见降谷零不容置疑的样子后就没再说什么,离开回到了自己的位置。
·

  “所以说,你看够了没有?”降谷零愠怒道。
  她面前的赤井秀一听后竟然认真的点了点头,“还真没看够。”
  “······”她怎么会同意和这种人合作?她脑子抽了?!
  “咳,我们来谈一下案子的事吧。”赤井秀一在降谷零发怒之前转移了话题,他知道她是个工作狂,所以主动把话题扯到工作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