凝霜见花

隐于高考

挖坑使我快乐
声控、kaji桑

是个随处挖坑的人(勿打)一定会抽出时间把所有坑都填上(×

【秀零】——《赤红色》二

*组织已毁灭
*降谷零单方面性转
*ooc必须有
*是个久违的坑,突然想起来了
*脑洞无限大,就是不想写(勿打)
上一篇👉http://bourbonryesockets.lofter.com/post/1e451ba7_11558698

  降谷零也端正了姿态,现在是公事,她知道公办。
  “这次的贩毒集团其实并没有难办到要你们公安和我们FBI出手,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。”
  赤井秀一反问道。
  “报告书里说的很模糊,只是说明了集团中似乎有一个头目很难搞。”降谷零轻皱眉头,的确,赤井秀一所说的她不是没疑惑过。只不过最近她太烦躁了,没有细想。这又突然被赤井秀一提起,让她不得不重视起来。
  赤井秀一眉头紧皱,眼里寒光迸发。
  “能够让我们出手的麻烦人物能有多少?”说完也不等降谷零回答,“不过他还活着,这也算是意料之中的事了。”
  降谷零不笨,相反她很聪明,不然,也不会以男性的姿态在组织里生存了五年之久。
  所以几乎是下意识的,她就知道了。
  “你是说他?!”
  “没错,就是他—琴酒。”
  当初组织毁灭,余党全部被清扫干净。贝尔摩德在降谷零的保释下离开了日本,继续当她的大明星去了。
  只有琴酒,下落不明。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。
  现在,他居然出现在了跨国的贩毒集团里。
  难不成,他是想东山再起?
  赤井秀一看着降谷零慢慢冷下来的面庞,知道她已经明白了事态的严重性。既然如此,也应该不会再在意他的存在了吧。
  赤井秀一把手伸进裤口袋,打算抽根烟,却注意到这里似乎是禁烟的,无奈之下又把手拿了出来。
  “这里禁烟,想要抽烟的话,往里走,里面有吸烟区。”降谷零突然说道,只是目光没有从资料上移开。
  赤井秀一愣了一会,然后似乎是浅笑了一声,“我知道了,我会抽的时间长一些,你如果还有事的话就不用等我了,账我已经付过了。”
  “就算你回来了,我也不会等你的。”降谷零没好气道。
  赤井秀一也没再说什么,起身离开座位往吸烟区走去。
  待他走后,降谷零连忙拍了拍自己的脸。
  自己的脸在发热,这不用她照镜子都清楚的很。
  她这是怎么了?平时跟赤井秀一说话时也没有这样的情况啊?今天,不,最近几天她是怎么了啊。
  降谷零狠狠的再次拍了拍脸,想让自己清醒过来。然后深吸了一口气,将桌上属于自己的东西都收拾好后,看了一眼吸烟区的方向,哼了一声,离开了。
  赤井秀一在那门后看着降谷零离开,嘴角的笑意愈发的浓郁。
  降谷零开着自己的马自达,停在了米花町五丁目39番地。
  她来拜访一下老朋友。
  推开波洛咖啡店的门,降谷零环顾着这很是熟悉的地方,毕竟是“他”在这工作过的地方,还是有些感情的。
  但这,应该不是属于她的吧?
  安室透,是个好人呢,会做三明治,会和店里的每个人打好关系,会做许多她不会的事。
  沉浸在回忆里的降谷零没有发现自己停在了门口处,不过还好,店里基本没什么人,温和的女声把她拉回了现实。
  “欢迎光临,小姐,请问需要点什么?”
  是榎本梓。
  “请给我一杯黑咖啡,不加奶不加糖,谢谢。”
  好久不见,降谷零在心中说道。
  “好的,请到这边稍作休息,一会就好。”
  降谷零在榎本梓的带领下坐到了窗边的位置,她静静的看着店里的一切,然后重重地叹了口气。
  这是最后一次了,降谷零在心里对自己说道,过去的已经过去,你要做的是把自己做好。
  突然的,外面下起了小雨,降谷零被雨声吸引,透过窗户看着雨滴一滴一滴的落下,又或者打在玻璃上。
  街道上多起了打着伞的行人,他们穿梭在雨中,向着目的地前行。
  那她呢,她的目的地又是哪里?
  “叮铃——”波洛的门被推开,降谷零没有在意,她以为是哪个躲雨的人,直到那人在她对面的位置坐下。
  抬头,看见来者后降谷零笑了。
  “我以为你会再过一段时间才会来找我呢,毕竟这件事那么麻烦。”
  “怎么会,这么重要的事情,我当然是放在第一位。”
  那人说着,把一份文件夹递到了降谷零面前。
  降谷零拿起来简单翻了几页,嘴角再次上扬,“真不愧是你,怪盗基德。不,是黑羽快斗才对。”

【秀零】——《赤红色》一

   组织已毁灭
   降古零单方面性转
   私设很多
  降谷零在组织里是伪装成男性的波本,类似于贝尔摩德的易容术与变声
   这是个坑,能不能继续还待观察
   接受以上设定,可继续往下阅读
   ·
   ·
   ·
   降谷零现在很苦恼。自从组织毁灭后,她也解除了伪装,从男性的安室透——也就是波本,变回了女性的降谷零。
  她知道这个变化很大,可她的部下都是知道这件事的。既然如此,为什么她第一天正式上班工作坐在办公桌前时,周围无数的目光集中在她身上是要闹哪样啊?这个变化真的难以让人接受吗?
  事实是——真的难以让人接受。就连她的上司都特地把她叫过去盯了老一会,最后说了句:降古,差点认不出你来了。
  什么叫认不出来了?降谷零无语,在休息期间去到洗手间里照镜子。她没有随身带着镜子的习惯,这也是伪装成男性时所养成的。伪装了五年,为的不就是让那个组织彻底毁灭吗?一切都是值得的,周围的人不习惯只是暂时的,总有一天会习惯的,女性的降谷零。
  潜伏的五年里,她对外变回来的次数一只手五个手指头都能数过来,在警视厅里时也没有卸下伪装,所以同事部下的反常都是正常反应,正常反应,不是对她有什么意见。
  降谷零在洗手台抹了把脸,抬头看镜子。
  镜子里的她有着淡金色的中长发,浅紫灰色的瞳孔。不同于波本的黑色皮肤,而是有些过于白皙的肤色,说是带点病态感都不为过,因为她的皮肤长时间不接触阳光,这也是正常的。
  既然都是正常的,那为什么她还是有种融不进去集体的感觉啊?!
  降谷零在内心咆哮,心情久久不能平静。

  好不容易调整好心情状态的降谷零回到办公室,部下风见递过来的一份文书让她差一点把调整好的状态抛到一边去,对着风见咆哮。
  但想到还要与部下们打好关系,所以还是强忍着下来了。
  降谷零强忍着把手中文件扔出去的念头,翻看了起来。文件里主要写的就是因为最近的新事件,那个跨国的贩毒案,要他们公安和美国的FBI合作一起解决事件。
  如果只是这样还没什么,最主要的是文件里FBI那方与她合作的人居然是赤井秀一?!这是为什么?!
  自从组织毁灭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,他也在组织毁灭的那瞬间知道了她的身份。
  降谷零深吸一口气,讲文件合上。她对面的风见推了推眼镜,有些担忧道:“如果降古小姐不愿意的话,我可以向上头请示一下,请他更改一下两方的合作人。”
  “不用了,我没事的。”降谷零摆摆手,表示自己没事。
  “······那好吧。”风见还想说什么,可是看见降谷零不容置疑的样子后就没再说什么,离开回到了自己的位置。
·

  “所以说,你看够了没有?”降谷零愠怒道。
  她面前的赤井秀一听后竟然认真的点了点头,“还真没看够。”
  “······”她怎么会同意和这种人合作?她脑子抽了?!
  “咳,我们来谈一下案子的事吧。”赤井秀一在降谷零发怒之前转移了话题,他知道她是个工作狂,所以主动把话题扯到工作上。

【赤安】眼中的唯一(四)任务

这章比较短小


任务  

   “呦,波本。”贝尔摩德左手拿着烟,对降谷零笑道。

   漆黑隧道的出口处,贝尔摩德藏匿于黑暗中,只有烟头的零星红色在告诉着降谷零她的位置。 

   “今天这么闲把我叫出来只是为了看你的美貌?”降谷零玩笑道。 

   今天他收到通知,贝尔摩德叫他来到这里,什么理由都没说,这样没头没尾的把他叫来,也不知道是什么事。

   “啊咧,波本你还是这么爱开玩笑呢。”

   “呵,你知道的,我可是没什么耐心的。”

   “好吧好吧,组织这次让我们去监视一个人。”贝尔摩德吸了口烟,道。

   “嗯?什么人还要我们两个一起监视?”降谷零不禁疑惑,而且这种监视工作应该还用不着他们两个才对。

   “喏,你自己看。”贝尔摩德拿出了一张照片,递给了降谷零。 

   降谷零接过照片后不禁倒吸一口凉气,照片上的人赫然就是冲矢昴。 

   难道组织知道了赤井秀一还还活着的事?还是说对他有了怀疑? 

   “这个人怎么了吗?”降谷零不动声色的问道。 

   “这个男人住在那个早就被组织杀气的工藤新一的住所,组织怀疑他或许知道些什么,要我们去调查调查,确保万无一失。” 

   “好吧,我知道了。去住所搜查的事就交给我吧,我跟他还算认识,进到他的屋子应该不算什么。”

   “那我就在外面监视好了,就跟往常一样。”贝尔摩德说着,随手拦了辆车,“什么时候开始?” 

   降谷零耸了耸肩,笑道:“当然是现在。” 降古零笑得有些腹黑,浑身都散发着狼的气息。

    贝尔摩德见到降谷零这个样子,神秘莫测的笑了笑,“呵,波本,果然还是你啊。你是,不会变的吧。”

   这明明是个问句,贝尔摩德却说的肯定句。 

   降谷零不明所以的笑道:“啊,当然,我是不会变的。”是的,不会变的,不忘初心。  


TBC

【赤安】眼中的唯一(3)资格

久违的来填坑了。。。





  再次来到工藤家,降谷零跟上次不一样。只身一人,而且还对赤井秀一没有当初的戒备。
对,没有。因为他刚到工藤家门口时就看到了,小小名侦探在门口迎接他们。
  “安室先生,你来啦。”江户川柯南笑道。
  “你让孩子在外面等我们么?”降谷零对着赤井秀一就是念叨,“万一着凉了怎么办?”
  “他自愿的。”赤井秀一关掉了变声器,恢复了原本的声音。
  “你的诚意只有这些吗?”降谷零不悦道。
  “当然不,进来坐吧,我去给你们泡茶。”赤井秀一邀请着,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  降谷零刚想再说些什么就被柯南打断了。
  “安室先生,我们进去再说吧。”
  “好吧,这次纯属是看在柯南的面子上。”降谷零最终还是妥协了,先一步进了屋子。而柯南慢一步在后面,悄悄的给赤井秀一打了个“OK”的手势。
  “好了,现在该说了吧,谈什么?”
  “别那么着急啊。”赤井秀一端着红茶,淡然道。此时的他拿掉了冲矢昴的面具,换回了原来的样子。
  带着毛线帽,黑色略卷的发丝露在外面,锐利的双眼,绿色的瞳孔,都在告诉着降谷零,他的目光是真的离不开他了。
  “怎么了?”感到降谷零的视线,柯南不禁问道。
  降谷零稍微愣了一下,迅速调整好状态,“没什么,我只是在想,FBI搜查官的情报网究竟有多大,能抢先一步站到有利位置。”
  “有利位置不敢说,只是想问问你,要不要合作?”
  “······”
  ·
  波洛咖啡厅里,有着深色皮肤,奶金色头发的男人正在忙碌。
  这会正是波洛的高峰期,降谷零正忙的不可开交。
  自从赤井秀一发出了合作的邀请,而他明确拒绝之后,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了。这一个星期里他们没有再见过面,他也继续着“波本”的任务——调查FBI的动向。
  似乎是不想让降谷零为难,FBI表现的很是安静,这一个星期以来都没什么动静。
  降谷零叹了口气,这下给组织算是有交代了,至于那边信不信,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  “安室先生怎么了吗,唉声叹气的。”跟降谷零一样是店员的榎本梓听到了他的叹气声,担忧的问道。
  “啊,没什么,就是最近天气变冷了,想着一些琐事而已,想着想着就那样了。”降谷零连忙道,说出的谎言牛头不对马嘴的,自己也没察觉。
  “是吗?”榎本梓心知对方不愿意说出实情,也没有再继续追问,而是笑了笑,“安室先生总是很温柔呢,不用担心天气哦,因为无论再怎么寒冷,春天都会来到的,所以不用担心。”
  “······是吗,谢谢了。”降谷零若有所思道。
  无论黑暗多么漫长,黎明的曙光终会来临······吗?
  可是,他还有迎接曙光的资格吗?
  TBC

【赤安】眼中的唯一 (2) 要来我家吗?

  之前忘了标章节名。。。
  居然写了续章。。。真是不可思议。。
  还是之前的设定
  &组织毁灭前(主要的,就够了)
  ·
  ·
  ·
  ·

  “说到为什么出现在这里,当然是为了喝酒啊。本想着这个酒吧的位置很偏僻了,没想到还是碰到了熟人,还希望安室先生不要跑到我的大学里告发我。”冲矢昴笑着说道,很自然的坐到了降谷零旁边的空位上。
  “放心好了,我还没有冲矢先生那么闲。”降谷零笑着回道。
  既然如此就不要来找他说话啊!降谷零暗想,还有,这明显是跟踪他才来到这里的。怎么,FBI也想要这个情报吗?
  “哎呀,安室先生在喝威士忌吗?”
  “嗯。”
  “虽然以前也喜欢喝威士忌,不过现在我比较喜欢波本这种酒哦呢。”说着向吧台的服务生招了招手,要了杯波本。
  “是吗。”降谷零淡然道,继续喝着杯里的威士忌,不再理会赤井秀一。
  他不是不懂,而是不想懂。在这种时期,他不想跟任何人扯上关系。不论是他还是江户川柯南,又或者是公安同事。
  这个酒吧的情报是个转折点,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是这么多年成败在此一举,所以才不能有任何差错。一步错步步错,他不是那样的乱来人,他走的每一步都是计划好的。
  除了,赤井秀一。
  那个时候的情况的确在他的意料之外,这让他有一种被人看穿所有感觉。不光如此,还被摆了一道,被揭穿身份,这都让他很不舒服。虽然知道这不是赤井秀一的主意,但降谷零还是忍不住的去仇视他。估计这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了吧,仇视赤井秀一,
  “安室······先生······零——君?”
  “干嘛!谁允许你那样叫我的?!”降谷零被突如其来的名字吓了一跳。
  早知道贝尔摩德可是可能会在这里的任何一处,这么明目张胆的说出他的真名,这家伙是故意的吗?!
  “抱歉,因为我喊‘安室’你一直不理我,所以我就换了个叫法。”赤井秀一笑道,虽说是抱歉的话语,但可是一点道歉的诚意都没有。
  “哈哈哈,是吗?”降谷零干笑着,随即把头扭到一边。他真的是不想再和这个人说话了,这种感觉真是糟透了。
  依恋?还是恨意?总之就是一看到他就让自己移不开视线,说不定他对他的恨意早就不是当初的那样单纯了,里面似乎还夹杂着其它不知名的东西。
  “波本?”
  耳机里传来了贝尔摩德的声音,降谷零反射性的起身远离人群,来到了角落里。
  “怎么了?”
  “情报的藏匿处被人抢先一步找到了,情报也都没有了。”贝尔摩德看着面前空空如也的房间,心想做的真干脆。
  “什么?”降谷零失声道,随即意识到有些失态,压低声音继续问道,“被谁拿走了?”
  “还不清楚,不过想想也知道吧。”
  “······FBI,又是他们。”
  “虽然他们的嫌疑很大,但不排除是余党干的。”
  “我知道了,接下来呢,回到组织里汇报吗?”降谷零一边问道,一边想着要什么时候把这条情报传给公安同事。
  还有不远处的FBI搜查官,他是来炫耀的吗?!
  “不,我一人回去就够了,波本你就去调查那些情报到底是被谁拿走了。”
  “意思就是让我调查FBI最近的动向呗?”
  “答对了,那么麻烦的事我才不要做,波本你会有绅士风度帮我的吧?”贝尔摩德笑道,降谷零知道她一定笑得花枝乱颤的,然后又一本正经的把麻烦推给他。
  “行了我知道了。”降谷零无语道,“你先走吧,我得想想怎么接近FBI。”
  “OK,回头见。”
  挂断了通话后,降谷零把耳里拿了下来,回到了原来的位置。
  本来以为赤井秀一应该早就离开了,没想到他还在那里。
  “回来了,零君?”
  “你有完没完?”降谷零觉得今天他是跟自己杠上了。
  “已经从贝尔摩德那里知道了吧,情报的事。”赤井秀一压低声音问道,虽然不是原本的声音。
  “怎么,你这句话是承认了你们FBI的罪行了?”
  “说是罪行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啊?”
  “哼。”降谷零冷哼一声。
  “想要知道情报的话,来我家吧,我们是时候该谈谈了。”赤井秀一发出了邀请,指的是上次降谷零去过的工藤家。
  “哈?”
  TBC

【赤安】 眼中的唯一

   &组织毁灭之前
   &这里的降古有点悲伤,大概是个人原因
   这是个坑!
   是个坑!
   是个坑!
  重要的事说三遍,不知道有没有后续。。。

  波本,安室透,降谷零,到底哪个才是他?哪个才是真正的他?
  降古零不免陷入了沉思。这并不是他第一次这样了,每当夜幕降临时,一整天他都在波本,安室透,降谷零中来回折腾,晚上终于得以休息时,不免变得消极。
  降古零躺在床上,望着窗外的景象。
  黑色的景色,有些像波本;微弱的星光,则是安室透;而夜空中的明月就是降谷零,不过正在被黑色渐渐掩盖住。
  这是不是说明他自己正在被黑色侵蚀呢?由白色变成黑色。
  降古零猛地甩了甩头,想要把这些消极的情绪甩出脑外。而正在这时,手机响了。
  “喂,哪位?”降古零问道。
  “嗨,波本。”手机的另一头传来了他无比熟悉的声音——贝尔摩德。
  “怎么了,大晚上的打电话过来,我可不记得今天晚上有任务。”
  “哦,这个呀,算你今天运气好。我现在之前做过任务的‘夜靡’酒吧,我要喝酒,你来陪我。”
  “······”听着手机那头贝尔摩德无厘头的要求,降古零不禁一阵无语。
  算了,喝酒散散心也好,省得他想太多。
  答应了贝尔摩德的要求后,降谷零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开着他的爱车前往“夜靡”。
  说到“夜靡”,这是之前任务时的场地。那个酒吧的老板跟组织有过过节,而且还掌握着不少的情报,为了避免他泄漏,这才有了他和贝尔摩德一起去解决他的任务。
  不过现在任务结束了,人是杀了,但酒吧老板藏匿情报的地方还没找到。如果能先组织一步找到情报的所在,那绝对会抢占先机。
  不过,贝尔摩德特地把他叫过去也是因为这个吧。想要找到情报的所在,再次勘查一边。
  降谷零心想着,不出多时就到了酒吧。
  就如同普通的酒吧一样,不一样的就是在吧台那里等着他的金发美女了。
  “呦。”降谷零走了过去打了个招呼。
  那人转过头来,虽然带着墨镜,但降谷零还是看到了她眼中的不耐烦。
  “太慢了,波本。”贝尔摩德不悦道。
  “抱歉抱歉,路上堵了会儿车。”降谷零露出了习以为常的笑容,向吧台的服务生摆了摆手,“来杯苏格兰威士忌。”
  “好的,请稍等。”
  “然后呢,把我叫来有什么事吗?”等到酒到手后,降谷零才问道。
  “真是的,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,非得要我说出来吗?”
  “我只是猜到大概而已,准确的还是要你说出来嘛。你不说,待会出了差错琴酒怪罪我可不问哦。”降古零笑道。
  “好吧好吧。”贝尔摩德摆了摆手,“还是因为之前的事,记得吧,这家酒吧老板与我们有过过节的事。组织里派出的人汇报说是已经知道了情报藏匿处,这不,又派咱俩来了。”
  降谷零抿了口威士忌,“我可记得你说的今晚没任务啊。”
  “我可没这样说,只是让你来陪我喝酒,顺便再勘查一下。”贝尔摩德笑道,像是只狐狸。
  “好吧,我知道了。然后呢,要我做什么?”
  “你只需要配合我就行了,在这里给我打掩护,我去里面看看。”
  虽然降谷零是想跟贝尔摩德一起的,可既然她都那么说了,他也不好再多说什么。只是点了点头,示意他知道了。
  两人相处久了,自然知道对方的一个动作代表着什么。
  贝尔摩德也点了点头,然后起身招来了最近的一个服务生说些什么。降谷零是听不到的,但从那服务生时不时看他的表情也能猜到了八九不离十了。估计是又在说什么,他是个变态,希望能去到后面休息一下之类的。凭贝尔摩德的演技,这简直是分分钟的事啊。
  贝尔摩德走后,降谷零百般无聊的打量着酒吧里来来往往的人。突然目光一滞,看到了他最不想看到的人。下意识的把目光移开,却被对方抓个正着。
  戴着眼镜,总是眯着眼的大学研究生显然也看到了降谷零,在看到对方移开视线后笑着走了过去。
  “安室先生居然在这里啊,一个人吗?”大学研究生问道。
  “呵,冲矢先生才是,怎么会出入酒吧这种地方呢?”降谷零皮笑肉不笑的回道。
  他绝对是故意的!赤井秀一!


白首不离独念君 米优文 (9,10,大结局)

  额滴个神。。。终于完了。。


  白色,一望无际的白色。优一郎知道,这里是阿朱罗丸的世界。
  “喂,阿朱罗丸,把我叫来干什么?”优一郎无奈的问道,这家伙总是这么随便。
  “啊咧~没事就不能叫你了吗?真冷淡呢~”拥有紫色长卷发的少年现在刀上,笑道。
  “真是的,所以说到底是有什么事啊?”
  “啊咧?我就是想知道一些关于米迦的事情而已。因为在你的记忆里他似乎是你很重要的人呢,每次的幻境他都是关键点也是突破点。”阿朱罗丸笑得有些神秘,优一郎不知道他到底在笑什么,不过还是回答了。
  “家人啊,我最重要的家人。”
  “诶,是吗?”阿朱罗丸若有所思道,“那问你另一个问题好了。”
  “什么问题?”优一郎真是越来越想不明白了,阿朱罗丸把他叫来只是为了问米迦的事情?他那么关心米迦干什么?怎么有点不爽的感觉?
  “如果当初逃掉的是米迦,留下来的是你,你会怎么做?”
  “······哈?这是什么烂问题啊?”
  “先回答我啦~”
  “会死,要和那群吸血鬼一起生活什么的我才不要。”优一郎斩钉截铁的说道。
  “是吗?”阿朱罗丸的心情越来越好了,迟钝如优一郎也能感觉的到。
  “所以说,你到底要干嘛啊?”优一郎无奈道,他居然陪着阿朱罗丸对话了这么久,还是些关于米迦的。
  关于米迦,他不想和任何人分享,只想自己留着,不想让任何人谈论他,了解他。
  这种私心,他自己都没有察觉。
  “诶诶,我还没问完呢~”阿朱罗丸不满的说道,克鲁鲁告诉他的事还没问清楚,怎么能就这么放走优一郎?
  “呐,我问你,你有想过米迦是怎么活下来的吗?他难道就那么心甘情愿的成为吸血鬼?那么心甘情愿的为吸血鬼效命?你有想过为什么吗?”
阿朱罗丸的话像是打开了优一郎的内心。
  是啊,为什么。米迦究竟是因为什么才坚持活了下来,究竟因为什么才能忍受成为杀害家人的吸血鬼也要活下来。
  究竟是为了什么,米迦?
  阿朱罗丸看着优一郎陷入了沉思,觉得克鲁鲁给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。觉得无趣想让优一郎回去自己好好想想去,像是想到什么,突然开口。
  “啊,对了,吸血鬼那边有讲和的意思哦~”
  “嗯······什么?!讲和?!”突然反应过来的优一郎大叫道,还想再问什么就被阿朱罗丸踢出了他的空间。
  再次睁开眼意识已经恢复,周围是熟悉的房间。
  优一郎回想着阿朱罗丸所说的那些话,米迦究竟是因为什么而活到现在的?
  他突然想起来,米迦曾经说过。
  你是我唯一的家人。
  唯一的家人?优一郎反复琢磨着这句话,觉得米迦真是隐瞒的太好了。
  想通了米迦的事,优一郎整个人都好了起来。完全忘了阿朱罗丸所说的吸血鬼的讲和,直到被红莲叫去开会他才想起来。

优一郎走在已经恢复了原貌的街道上,心中思绪万千。
  三年前阿朱罗丸说的吸血鬼要讲和他还以为只是在开玩笑,没想到真的讲和了,还一直和平共处了三年。
  三年前,优一郎最后见到米迦是在战场上。那之后,他因为阿朱罗丸的话而认清了自己对米迦的心意。三年来,那种心意就如同杂草般疯狂的生长在他的内心深处。
  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米迦,那个他喜欢的人。
  喜欢可以有许多种,家人间的喜欢,恋人间的喜欢,甚至是兄弟之间的喜欢。
  或许都有,全部都有,所有的喜欢都只是因为对方是那个金发红眼之人——米迦。
  他记得以前曾经说过,最喜欢米迦湛蓝色的眼眸,如今却已变成了红色。
  其实红色他也很喜欢,就像是朝霞的颜色,红的让人炙热,移不开视线。
  优一郎一路都在走着,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。等到反应过来时,已经处在百夜孤儿院的所在地了。
  现在的百夜孤儿院早已是一片废墟,原本欢乐的家园也不复存在。
  这里是他和米迦第一次相遇的地方,也是记忆里的最深处。
  那些欢乐的记忆,永远也只能是记忆,将永远的印在优一郎的脑海里。
  优一郎不知为什么,想去里面看看,就算是废墟也好,他也想去看看。
  优一郎缓缓地走进废墟之中,周围的一切他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,可现在破旧不堪。
  优一郎继续往里走,走过了他们上课学习的地方,走过了他们一起吃饭的地方,走过了他们一起睡觉的地方。最后,他来到了后面,他们一起玩耍的地方。
  要数回忆,这里对优一郎来说是最多的。因为这里,都是他与米迦之间的回忆,满满的回忆。
  他记得他们俩小时候不知为什么,有事没事总喜欢打架。
但打架归打架,即使身上到处都是泥巴,也没有任何伤口。
  这可以说是不想让对方受伤的一个表现吗?
  优一郎轻笑道,思索着再不该走又要被筱娅他们念叨了。
  优一郎刚想走,就听见头顶传来一个他无比熟悉,日日夜夜都想要听到的声音。
  “小优······?”
  “米迦?!”
  优一郎抬头望去,发现米迦正在孤儿院废墟的二楼上俯视自己。
  他在看见对方的那一瞬间心里的确是又惊喜又高兴。可下一秒他就转惊喜为惊吓了。
  这里可是废墟,这楼也是危楼,米迦就这么在二楼?!万一楼塌了怎么办?!
  优一郎想着,身体已经动了起来。一边找上去的路,一边对米迦尔大叫。
  “米迦你站在那里别动!我马上来!”
  米迦尔很是疑惑,虽然他想优一郎见到他激动些,高兴些,可现在是什么情况?
  不过疑惑归疑惑,他还是很听优一郎的话,没有动,安静的等着他上来。
  过了一会,米迦尔就听见优一郎气喘吁吁的声音。还什么都没做呢,优一郎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范围内。
  “小优······”米迦尔突然发现,过了这么久,明明有那么多的话想跟对方说,可最终还是化为了四个字,“我好想你······”
  “白痴,我也······想你啊。”优一郎说着,走进了米迦尔。
  米迦尔像是突然想起什么,向着往自己走来的优一郎说道。
  “等等小优,不能过来。”
  “怎么了?”
  “先别过来,小优。”
  “为什么?”
  优一郎没有听米迦尔的话,还是往他的位置走去。
  谁知,脚刚踏进米迦尔范围一米内,脚下的地板就有碎裂的声音。
  “啊——!”优一郎措不及防掉了下去,米迦尔见到此情景,连忙跟着跳了下去。
米迦尔在空中凭借着吸血鬼的优势,抱住优一郎后翻了个身,将自己的后背朝下,重重地摔在了地上。
  “唔——”还真是痛啊,米迦心想,连忙将怀里的优一郎仔细查看,生怕他出了什么事。
  优一郎直接拍开了米迦尔的手,愠怒道:“你是白痴吗?刚才为什么要跟着我跳下来啊?!背部痛不痛?”
  虽然骂做白痴,但优一郎还是忍不住的想要关心米迦尔,就是想要关心,就是忍不住。
  米迦尔摸了摸优一郎的黑发,笑道:“可是比起背部受的伤,我更害怕小优你受伤。”
  米迦尔能明显感觉到优一郎身体的颤抖,以为他是因为掉落有什么事情,连忙问道。
  “怎么了,小优,你不舒服吗?要不要休息一下?还是说我去给你找个医生?”
  米迦尔在面对优一郎的事情时,总是显得手忙脚乱。
  因为那是小优啊,那是他的小优,出了事怎么还能冷静的下来?
  “米迦。”
  “我在。”
  “刚才那个算不算情话?”
  “诶?”一时没反应过来的米迦尔有些愣住了,但随即就知道对方的意思了。
  米迦尔的手抚摸着优一郎的头发,然后手滑入了优一郎的发丝之中,撑起身轻轻吻了他。
  唇与唇相碰,米迦尔轻松的撬开了优一郎的牙齿,舌唇交缠,舌尖刮蹭着优一郎的牙床,有些痒痒的。
  “我很久之前就想说了,小优。”米迦尔结束了这个吻,指腹轻轻抚着优一郎的嘴唇,“跟我在一起吧。”
  优一郎因为亲吻,脸有些红,听了米迦尔的话后脸更红了。
  “怎么了,难道小优不愿意跟我在一起?”
  “不是不愿意,而是太愿意了,以至于现在都在想是不是在做梦。”优一郎红着脸,不敢去看米迦的眼睛。
  “没关系,再亲一下,小优就知道是不是在做梦了。”米迦尔轻笑道。
“喂!米迦你这家伙!!!”
  “呐,小优跟我在一起吧。”
  “知道了知道了。”
  “要永远在一起哦。”
  “知道了,一句话一定要说这么多遍吗?”
  “嘻,小优,我喜欢你。”
  “嗯,我也······喜欢你。”
  ——END——



这个可能会有番外。。
下次换赤安的好了。。。继续挖坑

白首不离独念君 米优文(7&8)

  还有两章。。。我都不知道我在写的啥了。。。你们看着就好。。。
  有私设
  ·
  ·
  ·
  “小优,跟我一起走吧。”米迦尔伸出手,对着优一郎笑道。
 “米迦······”而优一郎却犹豫了,他不是不想跟米迦尔走,只是他不能抛下他的伙伴,他的家人。
 硝烟弥漫的战场,两人一黑一白的站在中间,身后便是己方阵营。帝鬼军这边,筱娅队,红莲队,加上深夜,每个人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势。吸血鬼那边,费里德,克罗里,还有成群的吸血鬼都市防卫队。若要是真的开战,恐怕差距还是很明显的。
 “小优,为什么,人类只是在利用你啊,你为什么还要相信他们?!”米迦尔叫道,他不能相信自己的家人被肮脏的人类利用,更不能忍受将优一郎放到人类之中。
 “不,米迦,他们是我的家人,你也是。如果你觉得孤独的话,他们也可以是你的家人。”优一郎连忙道。
 “不,我的家人只有你,小优。”米迦尔说道,向优走了一步。
 “米迦······”优一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那天听到了米迦尔和费里德的对话后他就拼命的想找到米迦尔。可当真的找到了之后又不知道该做些什么,他们之间似乎多了一层无形的隔膜。
 “优,不要再废话了,我们快撤,援军来了。”红莲向优一郎喊道。
 优一郎朝后看去,果然有帝鬼军的援军朝这边赶来。
 “小优,快跟我走。”米迦尔急切的说道,他害怕优一郎会弃他而去。他宁愿优一郎是被迫被带走的,也不希望他是自愿离开的。
 “米迦,我不会走的,我也不会再次抛下你的。以前的承诺我从来没忘,我会等你,一直等下去。”优一郎平静的说着,随后向后跑去,躲到了帝鬼军的援军后面。
 米迦尔看不到他了,太多的人挡住了他的视线。费里德把他叫走时,出奇的,他没有反抗,老老实实的跟着费里德回答了。回到了桑姆纳古。
一路上米迦尔都在想着优一郎说的话。
  我会等你,一直等你。
  还记得小时候被抽血的时候,他被抽的比较多,总是在后面。这时候优一郎就会在前面等着他,等他出来然后跟他一起回去。
  再然后,那次失败的逃跑计划,他第一次没有让优一郎等他,让他跑,快跑。
  这次,他说了,他会等他,会一直等他。
  小优,你不必来找我,你只需要留一条通往你的正确的路,然后在路的终点等我就好。
米迦尔在桑姆纳古中属于自己的房间里写信,坐在书桌前,总是写了一会儿就停下,然后装到纯白的信封里,放在手边的抽屉中。
 已经不知道写了多少封了,这个习惯早已养成。数千封的信件收件人都是同一个人。
 优一郎,他的小优。
 自从优一郎离开桑姆纳古后他就每天都会写一封信,一封寄给小优的信。
 但他从来没有寄出去过,不是因为在吸血鬼的城市,而是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小优在哪儿里,这才是最悲哀的。自己最亲的家人,只是想寄封信都不可能,这都只是奢望。
 米迦尔暗自苦笑,即使现在找到了优一郎,他们仍是各在一方。
 人类的阴谋他都已知晓,优一郎就在他们之中。只要一条路,一条正确的路,一条可以最快到达他身边的路,无论什么代价他都愿意付出。
 正当米迦尔想要再次写封信时,桑姆纳古的呼叫机(其实我也不知道那叫啥。。)响了。
 “百夜米迦尔,第三始祖克鲁鲁·采佩西在呼唤你,请速至王之间。重复一边,百夜米迦尔······”
 肯定又是说关于他违背规矩的一些话,米迦尔想到,穿戴好衣物就出去了。
 到了王之间,米迦尔就看见克鲁鲁懒散的坐在王座上,一点吸血鬼女王的样子都没有。米迦尔也懒得理她,直接坐到了她对面早已准备好的座位上,等着克鲁鲁发话。
 可克鲁鲁就那么看着米迦尔,血红色的眼眸没有任何情感。米迦尔也坦然接受着克鲁鲁的视线,他自认为什么都没做错。
 良久,克鲁鲁终于开口。
 “呐,米迦,你认为优一郎是你什么人?”克鲁鲁问道。
 “什么意思?”米迦尔不解。
 “你先回答我。”
 “我的家人。”米迦尔毫不犹豫道,优一郎对他来说是最重要的家人,胜过自己的生命。
“家人?你爱他吗?”
  “爱。”虽然很疑惑克鲁鲁为什么这样问,但米迦尔还是回答了。
  他当然爱着优一郎,他现在是他唯一支持下去的支柱。
  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  “那是什么?”米迦尔不解道,他越来越弄不明白克鲁鲁把他叫来的目的了,只是为了问他这些?
  “爱可以有很多种,但被冠以‘恋’之名的只有一个。”克鲁鲁笑道。
  米迦尔愣住了,他没想到克鲁鲁会这么说。
  看到他的反应,克鲁鲁摆出一副“我就知道”的样子,继续道:“你对他的爱是什么呢?是朋友间的?家人间的?还是恋人之间的?不管是那个你都从没有想过吧,因为你觉得你对优一郎的感情不是那样就能说清的。可你忘了,如果不说清对方又怎么能了解?你们必然会有一方说破,这只不过是时间问题。”
  “······是,这样吗?”米迦尔问道,他从来没想过他对优一郎的感情居然是这样的。
  爱,恋,爱人,恋人。

我。。。快废了。。。
最后有kiss。。。对于我这样从不写肉的人来说,这简直就是煎熬/笑哭

米优文 白首不离独念君 (4.5.6三章一起)

我什么都不想说了。。。这真的是我写的吗/笑哭


  战场,硝烟弥漫的战场,到处都是血红色的尸体。人类,似乎落在下风。
  “可恶!那群该死的吸血鬼!”君月咬牙切齿道。
  “与其在这里愤怒,不如去找找看有没有存活的人类。”筱娅下了命令,五人立刻小幅度的分散开来,他们不能走的太散,万一有吸血鬼贵族就麻烦了。
  优一郎独自一人勘察着周围,不知不觉间离同伴越来越远。
  突然他看见不远处有一抹白色,下意识的握紧了阿朱罗丸。白色,只可能是吸血鬼都市防卫军的了。
  要战斗吗?优一郎心想着,缓缓靠近了那抹白色。突然,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前行。
  “费德里,你把我叫来究竟是做什么?!”略带愠怒的男声。
  “啊啦,别生气嘛~米~迦~尔~君~”似乎是故意让优一郎听清,这个轻浮的男声缓慢而又清晰的念出了那个让他心心念念的名字。
  米迦尔。
  这怎么可能?!米迦他真的还活着?!优一郎抑制住内心的狂喜,再次接近声音的来源。
  “够了!我要回去了!”
  再次听到之前的男声,优一郎更加确信了,他就是米迦,那个独有的声音即使过了四年他还是听的出来。
  “哎呀,这可不行,克鲁鲁会生气的~”费德里轻笑道,他的语气中总有一股子的轻浮,很不舒服。
  “哼!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寻找小优的。可都这么久了,我根本就没见到他的影子!”米迦尔冷哼道,的确,得有四五天了吧,还是没有小优的消息,或许他根本不在这里,他居然在这里浪费了这么久的时间?真是够了。
  “啊咧,别这么说,说不定下一秒就能见到了哦~”费德里说着,眼光有意无意的瞟到了优一郎所在的位置,不禁轻笑。
  “再说了,如果你的小优知道你变成了丑陋的吸血鬼,他会高兴吗?”
  “闭嘴!”米迦尔猛地掐住了费德里的脖子,咬牙切齿道。这是他唯一不想让小优知道的事,他不想让小优讨厌他,不想让小优知道他变成了吸血鬼,小优最憎恨的吸血鬼。
  “啊啦~别生气~开个玩笑而已。”费德里拍开了米迦尔掐在他脖子上的手,轻笑道,“再说了,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?”说罢,再一次看向了优一郎所在的位置。不出所料的,优一郎颤抖着双肩,不让自己出声。
  “滚。”米迦尔冷冷的说道,也不顾费德里会说些什么违反命令之类的话,直接离开了。
  费德里摆摆手,本想让两人在这种情况下相遇一定会很有趣,结果根本没见面。不过,现在这种情况也不算坏,起码还有点有趣的念头。费德里想到,一边轻踏着步子离开了。
  优一郎在确定两人都离开后靠着墙虚脱无力,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儿时的伙伴居然变成了吸血鬼?这种冲击有些太大了。不过,他还活着,米迦还活着,真好。
  “优君,你在这里做什么?万一遇到吸血鬼贵族怎么办?”筱娅埋怨道,她找了一圈,才在这个小角落里找到优一郎,“君月那边发现了幸存的人类,我们快过去吧。”
  “嗯,走吧。”
  ·
  “红莲,我要进入前线,去找我的家人。”优一郎说道。
  他自从那次知道了米迦尔的事情后一直都希望去往前线,去寻找米迦尔。可红莲就像是抽风一样,就是不让他去,急的他差点没把红莲的办公室给拆了。
  “急什么,会让你去的。”红莲漫不经心的回道,眼睛一直盯着手里的文件。他身旁的深夜虽然是一脸笑意的看着优一郎,却什么也没说,就像是个摆设。
  “两个星期前你就是这么说的。我要去前线,去救我的家人!”
  “你的家人若真的在吸血鬼手里,你觉得他还会是人类吗?”红莲冷不丁的说道。
  “红莲,你是什么意思?”优一郎问道,他很不满刚才红莲说那话的语气。
  “你说呢?”红莲抬起头,看着优一郎,“那么久了,你的家人在那里会遇到什么你猜得到,会变成什么你也猜得到,既然如此,还是要去找他吗?”
  “要,当然要,无论他变成什么,都是我的家人。”优一郎坚定道。
  这几个星期他想了很多,米迦尔说不定只是被迫成为吸血鬼,又不是他自愿的。等把他找回来,然后在一起想办法把他变回人类。
  米迦尔直到变成吸血鬼都没有放弃寻找他,那他优一郎更不能放弃!想到这,优一郎握紧了双手,再次向红莲提议。
  “我要去前线!”
  “啊啊,烦死了小鬼。”红莲烦躁的甩了甩手,“我知道了,我会尽量安排的,可以了吧?”
  “不准再骗我。”
  “行了,赶紧出去,别在我眼前晃悠!”红莲怒道。
  等优一郎出去后,一直不说话的深夜笑了起来,而且还笑得很没风度。
  “笑个毛啊。”红莲无奈道。
  “哈哈,他还真是有趣,为了家人那么拼。”深夜笑道。
  “真是的,你也是,赶紧给我回去,省得柊暮人又来找我。”
  “哎哎,这是要赶我走吗?我才来一会,暮人哥哥才不会来呢,他可不在意我。”
  “真是,快滚。”
  “就不。”
  ·
  优一郎走在宿舍的走廊上,刚摸住门把手就被叫住了。
  “优君。”
  “嗯?”优一郎往声音的来源望去,发现是筱娅。
  “怎么了?”优一郎问道。
  “优君又去向红莲中佐请命了?”
  “嗯,去前线,找到我的家人,然后救回他。”优一郎说道,下意识的握紧了门把手,“没什么事的话就去休息吧,红莲答应我了,会尽快让我上前线的。你们也准备一下吧,把你们也牵扯进来了”
“把你们也牵扯进来了真是抱歉。”优一郎略带歉意的说道。
  筱娅摇头,“没事,我们也是家人啊。”
  优一郎回到自己的屋里,靠着门。
  一提及家人这个词,他总是会先想到米迦尔。或许是因为是米迦尔让他这个不合群的人成为家人的,又或许是因为米迦尔是他最重要的人,最重要的家人。
  米迦,他的家人,他最重要的家人。
  米迦,你等着,我马上就来找你,然后,把你救出来。

米优文 白首不离独念君 (三)

  ·
  · 
  ·
   “优君,又在想米迦尔君的事吗?”筱娅问道,优一郎只要在想着米迦尔就会抬头望着天空,这是他的习惯。
   “啊,嗯,说到哪儿了?”优一郎连忙问道,他刚才走神完全没听到作战会议。
   “真是的,笨蛋优!好好听着啊,万一死在战场上怎么办?!”三叶气呼呼的说道。
   与一在中间协调着几人的关系,个性温柔的他总是扮演着和事佬的角色。
   “算啦,真的是!筱娅,再说一遍吧,为了某个笨蛋。”君月无奈道。
   “哈?你说谁是笨蛋?!”优一郎问道。
   “这里除了你不会再有第二个了。”君月答道。
   “君月你是什么意思?”优一郎气呼呼的问道。
   “字面意思。”君月则是一脸淡定的回答着。
   “好了好了,筱娅继续说吧。”与一笑道。
   “那我就继续说了。”筱娅无奈道,“这次红莲中佐准备让我们五人上前线,与吸血鬼贵族正面交战。中佐会让一位柊家的人来跟我们一起,以备在不时之需帮助我们。”
   “不过说是帮助更像是监视吧。”三叶在筱娅说完后补充道。
   “啊,是啊······”优一郎喃喃自语道,他们都很清楚红莲对他们究竟是怎样的态度,也很清楚自己身上的秘密。
   红莲曾对他说过,我们是家人,过去什么都没有,现在的才是你要保护的家人。
   不对,他的过去有米迦,他的未来也一定要有米迦。
   “好了,收拾收拾,明天我们启程去新宿吧。”筱娅一句话结束了今天的作战会议,拍拍手准备解散。
   “对了,优君。”在路过优一郎身边的时候,筱娅突然说道。
   “什么?”
   “你对米迦尔君还真是上心啊。”
   “嗯,那当然,因为那家伙是我的家人啊,最重要的家人!”
   “是吗?真好。”

  因为是从部落里直接复制过来的,所以字数较少。。。还希望各位不要嫌弃~